井兜

为爱动笔 疯狂杂食

🐬

没什么别的,凛遥🔒了,我遥变成棒棒的大男孩儿了,状态真的比我想象的好得多,就可以了,别的一概不管了。

我欢迎和平讨论剧情的同好,因为彼此理解不同,意见相左也正常。但交流建立在彼此都心平气和的基础上,让双方感到难受的评论,我不予回评。

点梗收了,上条撤tag,很感谢 @そら 刚刚跟我讨论,想通了很多。

【凛遥】以海为名

哈鲁的温柔不应该成为他被伤害的缘由。

——————————

【遥,我在。】

无数个未接电话被迫挂断,凛只得留言后再次把电话拨向真琴。


异国他乡遇到夏也对凛来说无疑是种惊喜。惊喜过后夏也回国,让凛也有了回国一探的欲望。没成想,刚请下假就接到真琴的电话。听完远野日和的所作所为,愤怒只是暂时,取而代之的是对遥的担忧。

凛试图平静下来,但那显然是徒劳。

遥很温柔,心思细腻,总先把身边人放第一位,次之才是自己。他总是太好了,同理心过盛,不懂体恤自己。

遥很像海,默不作声一点点包裹对方,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让他在意的每个人感到舒适。但这种悄然的付出太无声了,以至于当受益方反应过来时,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而对于此,有些人会报以迟来的感激,而有些人理所应当的享受着。

这本都没什么,但后者往往在付出缓缓停止时,不仅不感激,还试图指责。

但海不会回应指责,它只可能用遍体鳞伤但又偏偏让人看不出问题的形态再回到他们身边,迟缓的再次将其包裹其中。


所以这笨蛋是想揽多少莫名其妙的责任啊!

真琴说的话不停搅着凛的思绪,他明白这是遥的一块心病。当初也因此伤过对方,现在远野来闹这一出,怕是那傻子又要和自己初中的事联系起来。

凛越想越烦躁,给遥打了通电话,意料之内没人接听。干脆改签当天赶回日本。

再等等我,遥。


“所以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养成不要总是没事就关机的习惯啊!”

连夜赶回的凛按照真琴给的地址找到遥的住址。门锁着,十多个未接电话让凛很抓狂。

“遥也是心情不好吧。远野说完他愣了很久,叫了半天才回神。问什么都不说,回家路上也一声不吭。”

“我现在也找不到他,刚刚去附近的游泳馆看过了,池内没有人。”

“我刚跟旭商量再去学校找一圈。”

“...别找了,遥他现在估计需要一个安静的过程。”

“凛,我很担心他。”

“不用你说,我也是。”

“我是说,我忽然想起远野说完后遥的精神状态,和当时他听到你跟似鸟说再也不游泳时,一模一样。我怕...喂?喂?凛?”

橘真琴话音未落,凛就见楼下闪过一抹蓝色身影。来不及再听电话,凛探头喊了两声“haru”,身影却再没出现。

很不想承认但的确是事实的是,松冈凛整个人都在慌。

虽然先前设想过遥会联系当初的自己然后过分自责的可能性。但真当确信这个假设之后,凛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在疼,一抽一抽撞击着胸腔,似乎势要把空气全撞出来,疼到窒息。


松冈凛是在街道拐角处找到七濑遥的。

夜幕上缀点点繁星。凛顺着遥的视线望向满天星河,璀璨的过分,一如他方才在拐角处看到对方时的情形。

彼时遥正逆着灯光望向星空,头微仰,浑身湿透,整个人融在光里。松冈凛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比这样的七濑遥更美好的了。

他就这样从背后抱住了他。


“Haru。”

凛的声音就这样低沉而轻缓的淌进遥的心里,他感受到遥在抖,是那种尽力克制又因是自己而试图放松的状态。

他于是松了力道。就在遥以为他要松开自己时,被凛一个揽肩转了半圈重新拉回怀里。

遥知道自己在抖,也知道凛和他一块在抖。他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肩膀就要被凛的泪水浸湿。


不过显然这次七濑遥想多了。

凛虽然开口话语里满是颤音,却没掉一滴泪。他们一直都在grow up,一直。


“真琴都跟我说了,遥你...”

“凛。”

“...嗯?”

“远野跟我说那句话时,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做错。”

“是啊,我只是想游泳,可为什么还是会变成这样。是不是我再次退出游泳部才能消除这种突如其来的愧疚。”

遥的话语刚落,就感觉到凛抱自己抱得更紧。他瞌了眼再次抢在对方开口前继续说道。

“但现在的我无法放弃。无法放弃竞技游泳,无法放弃站上世界舞台的梦想,更无法放弃和你并肩同行。哪怕带着愧疚,我也不会放手。”


“可你不需要愧疚。”

凛松掉桎梏,拉开些许距离,目光灼灼看着遥,满眼只余温柔,一字一句说道。

“你足够好,好到让人想要追随,但这种意图不该强加在你身上。初中的事我一直很后悔,不过幸好我又可以站在你身边。真正意义上的同行,是靠实力实现,而不是残念。”

“郁弥和我都是被你吸引,被你泳姿吸引。不同的是,我还被你本身吸引,所以我现在更想做的是与你并肩而非一场较量那么简单。”

“至于郁弥,我问过真琴了,初中就有过溺水状况。所以在次之后的溺水又怎么能赖在你身上?”

“所以遥你...遥?”


七濑遥哭了,泪中带笑。

一滴滴砸到地上,砸进松冈凛心里。

松冈凛想,这家伙明明比自己哭的还猛,看他下次还怎么调侃自己爱哭。

显然他忽略了自己满脸的泪,并非常无耻的将其归咎为风沙的错。

风愈发大。


灯光晃两晃,遥已经平静了心情正开机翻看真琴和旭的短信。一条条点下去,无非是担心自己希望早些回信。

遥又翻了一页消息记录,就听凛叫自己。疑惑之际看到凛手里一对挂件,是鲸鱼和虎鲨。

两个挂件的线缠在一起,遥伸手去拿鲸鱼的同时,手机的页面因换手被触碰了一下。


七濑遥一手攥着挂件,一手拿着手机,吻上了松冈凛。

而手机内播放的,正是凛发的那条语音留言。


【遥,我在。】


END

群宣

因为昨天看完更新找不到组织倾诉实在太憋,就建了个群。群内主要是追番+吐槽+自给自足产粮,欢迎各位啊。

群号放评论,方便复制。

纳兰妙殊:



不要为任何人而写/画,不去揣想读者的喜好。先取悦自己。


就写自己最喜欢的,然后只需要耐心等待,等待世界上与你同好的人找到你,慢慢聚拢过来。




(不过这是给“漫画家或作家”喝的鸡汤,大漫威的电影可一直都是泛大众化、取悦粉丝和路人的行业典范。


(反鸡汤案例:《挪威的森林》就是村上取悦大众的产物。他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什么样的小说会红,所以他先写本现实主义的、人们肯定喜欢的畅销书出来,红透了之后他就可以随便取悦自己,写那些后现代主义的了呗。反正红人的书大家看不懂也会买的,不喜欢也会叫好的。┓( ´∀` )┏  

可是,人的七八十年毕竟很短,以后我们要沉睡很久很久。想到这个,勉强再活个几十年貌似也是可以的。毕竟,最后一切都会归于尘土,那才是真正寂寞的开始。